兼职跟妆的一晚
本文摘要:从小爱美的我,总可以借用身边所有的道具来美化自己,小时候从留长头发开始,我的辫子几乎没要母亲给我扎过,自己总能给自己编各种样式的辫子,小伙伴都夸我手巧,都让我给她

从小爱美的我,总可以借用身边所有的道具来美化自己,小时候从留长头发开始,我的辫子几乎没要母亲给我扎过,自己总能给自己编各种样式的辫子,小伙伴都夸我手巧,都让我给她们编辫子,而编多了我就不乐意了,所以那时她们常常用美味的或者好玩的东西“讨好”我,而我的技术早在小时候就流传开来了,大伙都说我长大了合适做个化妆师。
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