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救助金长大的“孤儿”

  “爸爸,我又来看你了。你可以放心了,我的高考上了本科线,再苦再累我也会完成学业……”6月底,得知自己考了567分,上了本科线后,代洪凤喜极而泣,她在第一时间带着纸钱、香烛,来到父亲的坟前。

  代洪凤出生在巫山县双龙镇白坪村一个极度贫困的家庭。“我4月12日过生,爸爸4月14日晚上走了。”小凤说,10年前,她刚刚满9岁时,在广东打工的爸爸突然患病去世。爸爸离世不久,妈妈也弃她和弟弟而去,至今再没有联系过。

  从此,小凤跟随年迈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爷爷为了供她和弟弟上学,经常拖着虚弱的身体到县城当力哥。

  由于小凤和弟弟的家庭状况,当地镇村干部为他们争取到了国家救助政策,靠着国家的救助和爷爷奶奶的照顾,小凤和弟弟都没有失学。

  爷爷最揪心孙女的学费

  “十年来,每当看着别的孩子有父母的疼爱,还能在父母面前撒娇,眼泪就会不自觉地掉下。那一刻,我就觉得自己的生活咋就这么难?咋就不能一下长大?甚至有时想放弃一切去找爸爸。”小凤说,每当此时,爷爷、奶奶、弟弟、老师、同学还有社会上的好心人便成了她的动力,鼓励着她不要放弃,咬牙坚持下去。

  “小凤从小就很懂事,成绩也不错,是我们老两口的骄傲。”昨日,代洪凤的爷爷代泽国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,自从儿子离世后,小凤顿时变了个人。小小的她学习更加发奋,每次放假回家,她都会主动地帮着洗衣、做饭,做家务活,然后便会自己一个人在屋里学习。“这次能考上大学,也是孩子辛勤付出的回报。”

  代泽国称,他和老伴身体都不好,在大山里生活也没啥收入,自从小凤的爸爸离世后,一家人也就断了生活来源。这些年来,小凤从小学到高中,全靠国家救助和社会好心人的援助。

  “小凤考上了大学,我们也高兴,可她的学费我们实在是拿不出。”代泽国在电话中哽咽着说,孩子的学费,成了他现在最揪心的事情。代泽国伤感地说,“我实在动不了啦,如还稍微能动,我就是拼上老命,也要供我的凤儿念完大学啊!”